第十四届华语青年电影周丨中外青年影人高峰论坛

2019-11-29 来源:本站

       第十四届华语青年电影周——中外青年影人高峰论坛“处女作的诞生”在武汉市举办。

       荣誉推选入围长片《日光之下》导演梁鸣、《春江水暖》制片人黄旭峰、“家之寓言”国际新锐长片展映单元《我们都是木头人》制片人高桥信一,《狂徒》制片人林添贵、《通往春天的列车》导演李骥共同出席活动。

       如今,关注导演处女作的影展越来越多,每年都会有大批新电影诞生。当新导演遇上制片人,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火花?制片人又该如何与新导演合作沟通?关于处女作的成本、回收、运作,及导演的第二部作品该怎样拍?针对这一系列的问题,论坛邀请到优秀的青年导演和制片人,他们从各自的经验出发,分享了众多具有价值的观点和金句。

“新导演多跟剧组,多实践很重要。”——梁鸣(荣誉推选入围长片《日光之下》导演

       作为新导演去拍处女作,实践很重要。必须多跟一些剧组,如果一个编剧一直在家里写,写出来一个很好的剧本,但是让他突然到现场拍,大概率是拍不出好作品的。新导演要多跟、多看、多去了解各个部门。此外,年轻导演需要在拍摄过程中得到制片人的支持和信任。没有一部电影是完全顺利的,拍电影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电影拍得顺利,其实是因为制片人能够快速处理和解决发生的问题,就是顺利的。

       其中,西影视频团队也在此次论坛中对话梁鸣导演,就电影创作如何融入生活感悟、是否会借鉴其他作品帮助创作以及如何看待青年导演的创作环境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交流。梁鸣导演表示,每位青年导演都会有自己喜爱的作品,在未执导影片创作时,每个人都是一名普通观众。但作为导演,在创作影片时不会刻意去模仿他人,更多的是在意象中的借鉴与表达方式的展现,最主要的仍是与团队的协作和思想碰撞。而生活感悟的融入是必不可少的,任何一位导演对世界的认知、对爱的体悟、对人物之间关系的理解或多或少都会将其融入自己的作品当中。大环境之下对青年导演的扶持与帮助越来越多,同样竞争也越来越大,这对青年导演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处女作难免有遗憾,不要沉浸于自我世界。”——李骥(荣誉推选入围长片《通往春天的列车》导演)


       一部电影就像自己的孩子,每部片子都会有很多遗憾,尤其是处女作。而作者型的导演很容易跳进自己挖的坑里,跳不出来,这时候就需要朋友帮忙看一下、提一些建议,导演就需要认真听取别人的意见,进行细化的修改。

       新导演写剧本,首先要明白自己有没有能力把它拍出来,作者型导演不可能像编剧那样写得天花乱坠,要思考:作为一个导演写出来,有多大把握把它拍成一个完整的作品。可能很多导演写剧本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控制不了整个拍摄,很容易沉浸于自我的世界。

“创投会很重要,剧本是一个项目的基础。”——黄旭峰(荣誉推选入围长片《春江水暖》制片人)


       对制片人来说,创投会是发现新电影、新项目、新导演的重要平台,现在很多创投会如雨后春笋般起来。在黄旭峰看来,一个项目最重要的是剧本,剧本的问题不仅仅是导演和编剧的问题,应是整个团队的问题、整部电影的问题。因此对于创投会来说,剧本肯定是第一位的。
       黄旭峰也在现场直言:“我对我身边的创作者,我都会给他们一个建议,一个月至少要看三遍电影。看完一部电影之后,要按照自己的方法一场场写,这就叫‘拉片子’。拉片子并不是说你就坐在那里看,而是说你一定要自己亲自去写一遍,你要知道问题在哪里,这个方法事半功倍,尤其是导演和编剧都无比受用。因为电影是绝对的手工行业,非常传统的手工行业,最优秀的智慧都在里面,你要从事这个行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拉片子、看书、看电影,这样才能学到东西。把你喜欢的大师、喜欢的电影全都拉一遍,你一定比这个行业里面的人专业十倍都不止。

“导演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也很重要。”——高桥信一(“家之寓言”国际新锐长片展映单元《我们都是木头人》制片人)

       作为制片人,总会碰到很多困难。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个性,作为一个制片人要充分尊重导演的个性,挖掘导演的才能,而制片人在与年轻导演合作过程中,需要多注意一些地方,比如导演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因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

       一个优秀的制片人,要负责把出资方、投资人的投入回收回来,这是制片人的责任。不仅是钱,影片如何能够获奖,如何充分发挥出导演的才能,都是制片人要考虑的问题。根据每个项目的不同特点,都需要不同的跟进方式,这也是作为制片人应该努力的方向。

       与此同时,高桥信一对西影视频团队提出的多角度问题也进行了解答与阐述。在日本电影与中国电影现实主义题材的表达上高桥信一认为,日本如今大多数制作的电影改编自漫画,所以种类繁多、境遇也非常不同。日本导演如今除了在艺术片领域进行创作,同时也在多方拍摄商业片。就艺术片而言,由于当今日本贫富差异较大,所以不少影片会涉及此类话题,比如像《小偷家族》等一类电影。而日本商业片的导演也非常优秀,他们所拍摄的影片也都位列十大影片之中。同时希望有更多日本影片可以在中国上映。

       在谈论及日本市场是否会对中国本土或者其他类型题材影片更感兴趣时,高桥信一表示,在日本看到中国影片的机会并不多,更多是在各大电影节中去进行欣赏交流。于此同时中日也在艺术等多方领域进行交互,希望可以看到彼此更多的优秀作品。

把题材定好、把剧本修改好,就理所当然会得到一个非常好的结果。——林添贵(荣誉推选入围长片《狂徒》制片人)


       林添贵在论坛上表示:“就个人而言,我不是说艺术片不好,我是希望把艺术片变成一些商业元素去包装,不只是为了得奖而拍片,我们还是会用一些类型片的制作概念去栽培新导演。 很多导演有自己的想法和偏执,我们会从剧本开始就让他扭转错误的想法,因为资金来源很不容易。话说回来,我们当然希望一部电影既能在市场上收回成本,也可以在艺术层面获奖。绝对不是说只有艺术片才可以拿奖,其实商业片也可以拿奖。我们会告诉新导演,不是你拍自己想象中的东西,只要把题材定好、把剧本修改好,就理所当然会得到一个非常好的结果。(西影视频报道组:张帧、郅鹏波、董一雯)


SSSTTT